库克:我相信苹果智能质量会非常高,但不保证百分百无误

科技 2024-06-12 09:09 阅读:

6月12日消息,在美国时间周一举行的2024年全球开发者大会上,苹果公司推出了名为“苹果智能”的全新人工智能技术。大会结束后,《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乔什·泰兰吉尔在加州库比蒂诺对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进行了采访。在这次访谈中,库克阐述了苹果智能将如何改善人们的工作和生活。

以下为专访全文:

泰兰吉尔:苹果用户能从最新的人工智能技术中获得哪些最直接的好处?

库克:我认为他们会节省时间,大幅提高效率。以Siri为例,你现在可以与Siri进行连贯的对话,一次请求即可完成多步操作,而以前可能需要多次请求。至于写作工具,我每天都会收到大量的电子邮件,并深知不是每个人都依赖电子邮件,但每个人都离不开写作。拥有一个助理来校对,让文字更专业或更有趣,或者符合他们个人的风格与需求,这是一个重大进步。在当今世界,隐私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人们希望人工智能既私人化又保密,这两者以往很难兼得。我们成功地找到了一种方法,将它们完美结合。

泰兰吉尔:自从你成为苹果CEO以来,你一直强调苹果的核心价值。在你领导下推出的所有产品和软件中,人工智能是否对这些价值观构成了最大的考验?

库克:它没有考验这些价值观。我们明确表示:“这些是我们的价值观,我们绝不动摇。”我们投入了大量时间和深思熟虑,才推出了一款我们为之自豪的产品。我们知道需要在设备外部进行一些操作,因为我们使用的语言模型体积庞大,所以需要在云端进行创新。幸运的是,我们能够在已有的基础上,如苹果芯片,进行构建。

泰兰吉尔:你是否对将其命名为“苹果智能”感到特别满意,而不是“人工智能”,这对你们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吗?

库克:在评审了众多名称后,选择“苹果智能”似乎是合乎逻辑的。我可以肯定地说,这并非源自“人工智能”的简单变体。我们的命名直接反映了其本质。虽然外界可能有许多解读,但它的真实含义或许与表象不同。

泰兰吉尔:你对“苹果智能”不会产生错误幻觉有多少信心?

库克:我不能百分之百保证苹果智能不会出现“幻觉”,但我认为我们已尽了所有我们知道的努力,包括非常深入地考虑技术在我们使用它的领域的成熟度。所以我相信它的质量会非常高。但老实说,这还达不到百分之百。我绝不会声称它是百分之百无误的。

泰兰吉尔:与OpenAI合作将被视为在OpenAI可能需要认可的时刻给予认可。是什么让你认为OpenAI及其创始人萨姆·奥特曼是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与苹果有共同的价值观?

库克:他们在隐私保护方面所做的努力是我非常欣赏的。他们不会追踪IP地址等敏感信息,这与我们的理念高度一致。我认为他们是这一领域的先驱,目前他们拥有最好的模型。我认为我们的客户有时需要具有世界知识的东西。因此在选择合作伙伴时,我们慎重考虑了一切和所有人。显然,我们不会永远只依赖一个人,我们也在与其他人合作。但OpenAI是第一家,我认为今天是因为他们是最好的。

泰兰吉尔:在过去90天里,当出现一些对奥特曼的判断或产品可靠性的质疑时,你是否有过任何顾虑,让你重新考虑与OpenAI的合作?

库克:我们全面考虑后得出结论,这是符合用户最佳利益的决定。

泰兰吉尔:拜登总统的人工智能行政命令和参议院的人工智能路线图最好和最差的方面是什么?

库克:我不想评论它们。但从我们的视角看,任何监管措施的基础都应是全面的隐私保护法规,并且这些法规应具有显著影响力。一旦这样的监管到位,接下来需要采取的步骤将更为明确。隐私是一切的核心。多年来,我们一直倡导全面的隐私立法,而在人工智能时代,这一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关键。

泰兰吉尔:对于那些试图在人工智能浪潮中立足的新闻机构,你有什么建议?他们是否应该向大语言模型授权内容?还是应该等待?

库克: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对某些人来说,授权是非常聪明的选择。除非无法达成一个好的交易,否则我看不出这样做有什么不好。你知道的,新闻业是一个充满挑战的行业,所以能以另一种方式变现我认为是积极的。

泰兰吉尔:我知道人们担心此前与社交媒体公司的合作未能取得好的效果。

库克:是的,但我要强调的是,这两种模式存在本质的区别。一个模式能够让媒体公司获得报酬,而另一个模式则没有真正的支付机制。

泰兰吉尔:即使作为当今世界最成功的科技公司的领导者,你是否认为人工智能有些奇怪或不自然?

库克:不,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这是许多其他创新的必然结果。机器学习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这并不是什么新事物,确切地说。它之所以感觉新,是因为人们更多地开始谈论它,但它并不新。你希望参与其中的人是深思熟虑的,并且设定了一些界限。但我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

泰兰吉尔:与人工智能的合作是否给你带来了快乐?

库克:我对帮助人们更快、更好、更高质量地完成事情感到兴奋。任何可以改善人类生活的事物都让我感到兴奋。我认为人工智能可以做到这一点,当然,前提是适当地保持界限。所以我是人工智能的支持者。我没有把头埋在沙子里。我知道也存在一系列可能的问题,这也是我们致力于在这个领域谨慎行事、深思熟虑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