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男子开“斗气车”致追尾被拘留!超车后故意变道急刹车

社会 2024-06-11 09:34 阅读:

延伸阅读

上海女子被网约车司机猥亵亲吻:司机到后排待了10分钟

据新民周刊报道,凌晨打车回家在车后排睡着,到达目的地后,却发现司机在旁边亲自己的脸颊。近日,上海市民西西女士独自打车,遭遇了一件可怕的意外——自己遭到了司机的猥亵。但关于上后座的行为,司机对此矢口否认,称当时只是想去后座拍醒熟睡的西西女士。

上海男子开“斗气车”致追尾被拘留!超车后故意变道急刹车 第1张

女乘客的订单

西西将自己的经历分享到网络后,有网友表示看到这样的遭遇,非常气愤,要对司机进行严惩;也有网友提出质疑,当事人是否喝多了出现幻觉,以及是否有进行DNA检测存证。

根据后续西西女士调取监控过程中,笔者梳理了几个疑点。 比如,司机为何在到达目的地后,自作主张将车开进距离大门口偏远的停车位? 监控显示,司机从前排下车到后座,拍醒需要整个过程将近十分钟单独相处吗?

检测到DNA也不能证明他猥亵?

西西详细描述了事情的经过,事发5月30日凌晨2时56分,西西通过聚合出行平台打了一辆网约车从餐厅回家,接单的是平台上作为第三方出行服务商的曹操出行。

据西西回忆,在上车之前,她和朋友一起吃完火锅,喝了一杯酒但没有醉,因为生活琐事没休息好,上车了感到疲惫就打算睡一会。上车后,司机主动递给她一个枕头说可以躺着睡,出于警惕和奇怪,西西拒绝了,但之后抵挡不住困意再次睡着。

当西西再次醒来时,司机不知什么时候上了后座,正坐在左侧旁边亲吻自己。西西见状立马惊醒,慌忙下车逃走。当时她整个人都是蒙的。事发后,西西迅速报警并向平台投诉。

上海市公安局案件接报回执

虽然“强吻”这一情节究竟是否发生,目前尚缺乏证据支撑,但西西表示,有关司机坐在后排左侧并亲吻她的举动是“我亲眼所见”。对于DNA检测,警方给她的说法是,“司机口供是他上后排拍醒我,所以检测到DNA也不能直接证明他猥亵我”。

曹操出行方面回应称:“该事件发生后,公司高度重视,始终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安全、城市和体验团队第一时间组建专项小组展开调查。目前,警方正在对该事件进行调查,尚未确定结论。在调查结果明确之前,我们已对司机做出封号处理。”

尽管对司机进行了封号处罚,但事情不该就此结束。西西认为,此事存在两大疑点,首先,作为提供服务的司机来说,在乘客未告知具体楼栋,只填写小区大门口为目的地的情况下,司机为何将车子停在距离大门口较远的停车位?

关于停车,司机给警方的口供是,怕挡住小区来往的车,但当时已经凌晨4点,怎么会有来往的车?而且据西西的说法,她所居住的属于有车住户不多的小区。

其次,西西调取小区监控后发现,3:56,司机从前排下车钻进后排后座并把左侧车门关上,跟她有约长达10分钟的单独相处。如果司机的口供是拍醒熟睡的她,有什么必要单独上到后排并把门关上进行一个长达10分钟的叫醒?司机表示,他当时是为了将熟睡的乘客叫醒,但稍有常识和分寸感的人都知道,唤醒人可以靠声音,并不一定要肢体接触,更不必非要进入同一车厢。

笔者认为,无论出于任何目的和动机,司机的行为都是极为不妥当的,不仅造成了单身女性的不满和恐慌,也不符合营运车辆驾驶的服务规范。而作为平台方的曹操出行其录音录像功能默认关闭,需要乘客手动设置开启,而录音功能只在行车过程中有效。行程结束后,司机进入后座,录音功能也随之关闭,证据自然缺失。

数千条投诉 加盟车辆管理缺失

这一事件暴露出当前网约车安全管理措施存在的漏洞。

值得注意的是,在曹操出行的回应中提及该车辆为加盟车,即社会车辆,因此,没有行车记录仪,导致当时车内监控缺失。所谓的加盟车,就是加盟商通过自带或采购具有合法合规资质的营运车辆,自主招募司机,接入曹操出行平台。这种操作平台可以大大节省成本,但也增加了安全和管理风险。

那么,平台方曹操出行是否应该对各类车辆都一视同仁,一律要求其加强司机资质审核,完善监控设施,保障乘客安全体验?曹操出行既然背靠吉利,为何在安全管理上无法做到最基本的规范化?

上海男子开“斗气车”致追尾被拘留!超车后故意变道急刹车 第2张

曹操出行宣传照片

公开资料显示,曹操出行成立于2015年,由全球最大汽车集团之一的吉利集团孵化,旗下拥有网约车、专车、出租车、拼车等业务,其中出行收入占总收入的96.6%。今年4月29日,曹操出行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成为继滴滴出行、如骑出行后,今年第三家在港股市场正式递交IPO申请的网约车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曹操出行以B2C直营模式进入网约车领域,后开启加盟模式,以争取更多司机,获得更大市场份额。

笔者搜索发现,曹操出行在合规合法层面一直面临争议。在消费者和司机端,黑猫投诉显示,截至6月1日,曹操出行投诉量累计为6909条,已完成5022条,近30天投诉量有168条,已完成12条。大部分包括乘客对车费的疑惑和投诉,以及司机对平台“负激励”措施的质疑。

近年来,包括曹操出行在内的多家网约车平台因擅自调整运营规则、招募或诱导无证驾驶员和车辆“跟车”、扰乱市场公平竞争秩序等问题多次被交通部约谈。

截至6月1日,据企业预警通显示,杭州优行有803条行政处罚,其中绝大多数处罚单位都是交通运输部;天眼查则显示,公司共有216次行政处罚,其中5月份增加了7例,处罚单位为合肥市交通运输局和北京市交通委员会。

曹操出行宣传标语

其中,5月内受到的行政处罚的违法行为类型,均为提供服务驾驶员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

这一情况曹操出行在招股书中也直言不讳,截至2023年12月31日,曹操出行平台上部分车辆及司机尚未取得必要的运输证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2021年至2023年,曹操出行有53111辆、34153辆、48247辆汽车尚未取得运输证,分别占车辆总数的23.0%、15.8%和15.7%;同时,有62101名、38433名、47896名司机尚未取得网约车驾驶许可证,分别占司机总数的27.0%、18.0%、15.7%。

曹操出行在招股书中坦承,如果平台司机或车辆未能获得并保持提供网约车服务所需的执照或许可证,其业务、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平台可能会受到行政处罚,包括责令改正并处以罚款,或可能责令暂停、终止或大幅削减运营。

事后的整改、罚款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网约车市场竞争再激烈,安全保障都是第一位的,没有安全一切都等于零。